失去主体性的大学生

文:新纪元媒体研究系学生  叶晓彤

天下远见杂志的创办人、美国威斯康辛大学荣誉教授高希均曾说过: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因为教育落后而社会进步的。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因为教育支出过多而财政破产的。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因为教育属于少数人,而人民生活安定的。”

 

是的,教育很是重要。没了教育,社会不会进步,不会有层出不穷的创新思想,更不会有学术思维上碰撞出的火花。在一个完整而目标明确的教育下,受惠的不只是学生,更多的是社会。 继续阅读

我们只想好好读书

文:黄康伟

从小,进入大专院校求取知识一直是我的梦想。我时常幻想,进入大专有很多很厉害的老师,老师们都是somebody,背后总有著特別的经歷,传奇的人生,我可以追隨大师的身影,探索无尽的知识。

进入新纪元学院,新院和我想像中有出入,但还是跟著同学一样专心学习,专心读书。慢慢地,悉心教导的老师们慢慢启发了我,让我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少年,慢慢成长成一个尝试反思的青年。 继续阅读

学生是学习的主人

文:新纪元学院媒体研究系副系长梁理哲

什么是成功的大学?怎样才会是一个成功的教学理念?

一所成功的大学应当提供学生决策权、发言权和组织的能力。这些都是提供学生学习自治的管道,甚至能积极参与学校管理措施的讨论会中,学习如何一起“共治”这么一所学生和社会都期待的独特大学。一个真正成功的教学理念,则应当是由院长来建立一所善于让学生多思考,勇于提倡新观点的学府,并培养和聘请一群鼓励学生思考和创新的老师。新纪元学院不正是该成为这么一所尊重学生自主思考与自主意识、强化学生思考观点,并引导学生促进新思考方向和论述的民办学府吗? 继续阅读

让贤,是无能者最体面的回应!

文:庄迪澎

新纪元学院的学生最近发动代號为「新火燎院」的抗爭,先是在6月17日向院长莫顺宗提呈《升格了,又怎样?》请愿书,两天后再与院长公开对话。这场抗爭由媒体研究系学生率先开炮,並不出奇,毕竟该系近年来可谓百病丛生。 2009年9月至2012年8月我旅台三年,期间时有该系校友和在籍学生向我抱怨系务紊乱。是以,令人惊奇的反而是:「新火燎院」为何迟至现在才爆发?

媒体研究系学生在《升格了,又怎样?》请愿书里,臚列了四组共13项课题:课程问题(7)、器材问题(2)、奖贷学金(3)及申办活动限制(1)。课程问题为最主要课题,其中又以兼任讲师备课不充分、敷衍学生、不清楚教学內容及系主任漠视学生对这些问题的申诉为主。 继续阅读

谁在儿戏?

文:米斯特

6月19日中午12时到下午2时,新纪元学院学生和院长聚集在学校“空的空间”前,试图好好的讨论新院目前为止的各种问题,并找出解答的方案。但整个结果下来是让人失望的,只有一些得不到解答的疑问,还有很含糊的“会解决”,并没有让人满意的解答。

从一开始,院长就打算岔开话题。当学生问一个新院升格的方向问题,院长居然开始从院方如何向教育部申请升格开始说起,甚至还扯到我国教育部的历史去,长气连篇的说了一大堆,而最后居然说这个问题太大,需要找个时间再好好解说。这摆明拖延时间,摆明糊弄在场想要得到一个交代的学生们。

继续阅读

新火燎院,就是要改变

文:自由人

看着新院生脸上那略微失望的表情,加上学院里传来的各种埋怨的声音,我开始对自己的决定感到动摇,也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

选择这间学院的原因,很简单:我选择的科系是中文系,并且对这间学院的师资和学术状况有很大的信心(总比新加坡的学术状况来得好)。因为相信,所以我极力争取到了一个学术名额,进入了这一间学院。 继续阅读

你们看穿魔术的破绽了吗?

文:新纪元学院媒体研究系副系长梁理哲

6月19日,为了让新纪元学院的学术自主和学生自治得到一个保障,我们在新纪元学院的-“空的空间”讨论着关于如何解决学院潜伏的种种问题之时,院长却在与学生讨论当中自行诠释学生的举动和言语为一群“不尊师重道”的失礼情绪行为。而学生在这个过程中并未对院长有任何辱骂的言辞,只是积极投入这个讨论会并提出诉求,向院长诉说这种种问题对学生已造成许多困扰。重点是,学生针对院方的问题作评论是为了让学院可以提供学生拥有机会与院方共治,而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遗憾的是,院长一直只强调我们是没礼貌、不尊师重道,和没修养。

难道我们学生真的是不尊师重道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