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困惑(上)——反思《大学精神》专栏

专栏特约之  『大学精神』

文:黄康伟 

这份稿子敲了很久,却始终没敲好,心中有太多困惑与怨念,思索了却没有出路。我想,很多和我一样思索“大学精神”的人,可能都会和我一样,有类似的困惑与想法,而我也要为我这个专栏,做一个小总结。

刚开始书写这个专栏,主要是因为当时刚从新纪元学院毕业,活跃于学生运动的我,始终不明白,为何当初一个秉持“独立思考”大学精神的校园,如今却只剩以商业盈利作为导向的学府。大学会为了自身利益,扩大自身的权力,打压原本就不算太民主的民主架构,大学也为了自身利益,限制学生的行动,甚至打压异议的教师。

在那里,只有不参与社团活动的学生,才有大多数的可能不惹学校的是非。因为不参与社团活动,就不会关系到运用场地空间的问题,不关系到这些自然就不需要和行政单位接触,自然就不需要到院长室与院长面谈,与奇怪的学生事务处斗法。

人治与官僚主义窜动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也被这些事情惹毛得,冲进学生事务处办公室与主任吵架。而且,还是趁着该主任快下班的4点40分,随意敲了门就闯进他的办公室,硬是要其批准我们的活动申请。他龟毛地挑三拣四,硬是用官僚人治的方式,要求我们东改西改的,我都强硬地问:“怎么改?你说啊?我就改给你!”后来用了原子笔涂涂写写之后,他还问我:“怎么盖?”,我很鲁莽地跟他说:“什么怎么盖?盖章就在你手上,我又不是主人,你来问我怎么盖?”

后来,该主任还是盖了这个印章,但后来我们也被龟毛地指什么犯规不可借用之类的,反正就是硬设下一些规定,打死都不让我们借用教室。但别以为不惹这些事就没问题,倒霉点的,我也有试过学弟妹,因为校方行政程序怠慢,而发生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结果出动院长用一些人为的方式给解决掉。

反正官僚主义及人治在那里窜动,我一直以为,有个有为的校长(主事者),就可以解决问题。这是我一直不确定的部分,因为我一直都过着一些光怪陆离的生活,中学时可以因为两位主任大斗法而被无辜卷入,结果上课一半都可以被叫去问一些有的没有的,也试过近10个人去说一句不甘不愿的道歉。但新纪元学院至少是一间学院,而且迈向成为一间大学前进,怎么会有类似的情景也同样发生呢?我实在不解。

大时代下的大学

后来我到了图书馆,翻了翻目前阅读的《大学精神》,才看见中国历史上许多校长及大师们对于大学的洞见。里头大多是一些讲稿,只要找出大师们的脉络,大概就能理解其精神。但是,读着读着,里头也大多是一些符合时代背景,要青年们救国救难的文章。我越念也觉得时代的背景也大学的精神有关,中原大学教授曾庆豹说的:“欲望走向哪里,大学就迈向哪里”会否是这个意思呢?其实我不太确定。

而所谓“进为通才,退位专才”,或是系所划分,似乎又是布尔乔亚阶级,或是有钱有闲的人能够接受的博雅教育,这些似乎是精英的,而阅读这些似乎也只是在缅怀过去。现在念大学,就算被迫背学贷,似乎也是局势所逼,大多数80、90后毕业后都大学毕业,倘若不念大学,将来在职场上也只能浮浮沉沉,甚至在现今如此巨大的生活压力下,没有至少一个学士,也意味着薪水不算太高,一点点的收入,未来如何生活,也许是青年当下最烦恼的课题。

所以,我发现了,大学的走向似乎,不见得是一两个校长就可以去解决,甚至进行主导的问题。大学的走向,似乎是一个结构使然问题,我尝试从生产关系的角度,去观察大学的演变,似乎可以解开我心中的一些谜团,也为我接下来的思索开路。

 

 

Advertisements

幼教研讨会探讨幼小衔接迷思

10617296_829605013716567_141352188_n

研讨会出席者包括国内外学者和幼稚园经营者及教师,共同探讨幼儿教育课题。

采访报道:莫詠焮

摄影:钟嘉怡

新纪元学院教育系第一届“幼儿教育研讨会”于8月16在新纪元学院B309讲堂举行。

此研讨会的主题为“幼小衔接的现况与迷思”, 主办单位分别邀请了台湾弘光科技大学幼儿保育系张思宁主任、树德科技大学儿童与家庭服务系李淑惠主任及我国资深学者蔡永祥担任主讲嘉宾。本校教育系主任王淑慧在致词时表示,希望透过研讨会能使同学与教师们认同自己的专业、接纳自身环境的不完善,以及鼓励教师坚持为幼教作出贡献。

继续阅读

浅谈女性

专栏特约之『言说女性

文:夕云

性别(sex)与社会性别(gender)

在女性主义之中,性别与社会性别的含义是截然不同的。性别指的是生物学中与生俱来的男性或女性特征,而社会性别则是通过文化或教育潜移默化地灌输男性及女性所该有的特征。在不同的时代,社会性别的定义不断地被重新塑造及改变,直至如今也是如此。在生物学的角度,男女是作为合作性的关系来彼此交合,并产生新的生命。由此看来,在诞生生命的过程并无谁较为高等或卑贱,因为彼此都缺一不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