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精神与牺牲精神

专栏特约之  『大学精神』

作者简介:

竺可桢(1890年3月7日-1974年2月7日),字藕舫,又名绍荣、烈祖、兆熊,小名阿熊,浙江省绍兴县东关镇人(今该镇划属上虞县),气象学家、地理学家和教育家。他被公认为“浙大学术事业的奠基人,浙大“求是”精神的典范,浙大的灵魂”。校训“求是”即是由他提出。本文刊登自《国立浙江大学校刊》,1936年,第248期。

文:竺可桢;整理:黄康

浙江大学本在杭州,他的前身最早是求是书院,民国纪元前十五年(一八九七年即光绪二十三年)成立,中经学制更变,改名为浙江大学堂,浙江高等学堂。到民国十年,省议会建议设立杭州大学,但迄未能实现,到民国十六年国民革命军抵定浙江,始能成立。合前浙江公立工业专门学校和公立农业专门学校而成,所以浙大从求是书院时代起到现在可说已经有了四十三年的历史。到如今“求是”已定为我们的校训。何谓求是?英文是Faith of Truth。美国最老的大学哈佛大学的校训亦是求是,可谓不约而同。

继续阅读

《墙后》第五章: 同脸

tehniki-izbavleniya-ot-negativnih-misley

专栏特约之  科幻小说』

文:小战

与纳西尔的对话进行到一半,病房外的走廊尽头又传来另一阵极其缓慢的脚步声,但其声量不大,纳西尔亦说那不是那道黑影的脚步声,而是病房楼第四层的唯一一位保安人员——张东亮来了。这位可恶的保安人员往往在那道黑影离去后才现身,不仅对病房楼第四层的病人死伤置之不理,还冷眼旁观的点算人数。一提到此人,纳西尔脸部的肌肉、五官都扭成了一团,似乎是对对方有着极大的恨意。他甚至”呸”了一声,骂道:”那张东亮是一个彻底的变态,只要发现任何一位病人被黑影吞噬了,就会开怀大笑;反之,则一脸失望的表情,对我们不闻不问便离去。”

继续阅读

与Hidden Agenda黃津珏访谈(3)——政治、经济及文化篇

专栏特约之『行走巨响间』

文:哥斯拉

与黃津珏的访谈是一件很愉快的事,他除了分享了香港LiveHouse的处境之外,而且也对香港的时事都有自己的洞见。

由于黃津珏是香港人的关系,而香港社会近年都有新事物出现,并且也发挥其影响力,对此我也感到一些疑惑,所以除了谈艺术之外,本篇的访谈也开始涉及到香港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层面。

继续阅读

词与象 —— 浅谈语言叙事与影像虚实

专栏特约之『逸言艺语』

文:逸仔

Facebook上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在上传图片或摄影照片,而这些图像往往都配有一小段行文,意在描述其图像、抑或是为其提供资讯与说明。然而,是否感觉其文字说明彷佛跟图像并无直接关系?

美美帅帅还有动人微笑的自拍照,文案是一些诸如“只要努力,一定能够成功!”;或是“今天某某政党又实行烂政策,菸酒起价门牌税高涨,以后日子更难过了!”然后配上一张愤怒表情的自拍照。看似无可厚非,但仔细想想,究竟自拍照和这些文案有何联系?然而,自拍照是否只能写类似“今天我化的妆会不会太浓?”还是“暗疮又爆掉了”的语句,彷彿写些其他看似无关痛痒的话就会引起异样眼光?那究竟又是什麽影响了我们日常的观看印象?自拍照要配上什么说明文才准确?我们开始质疑当中的图文关系,又是怎么开始产生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