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精神》前言──重温大学精神

《大学精神》──五四前后知识分子论大学精神之经典文献

专栏特约之  『大学精神』

书名:《大学精神》──五四前后知识分子论大学精神之经典文献

作者简介:

杨东平,1949年9月生,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战略发展研究会理事,首都慈善公益组织联合会副会长,自然之友会长,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理事长。曾任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总策划。

杨东平,1949年9月生,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战略发展研究会理事,首都慈善公益组织联合会副会长,自然之友会长,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理事长。曾任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总策划。

 

文:杨东平
整理:黄康伟

一九九八年五月四日,是北京大学建校一百周年,这庶几也是中国高等教育的百年。

围绕北大百年校庆,举行了一个由世界著名大学的校长参加的高等教育论坛,议题是“二十一世纪的大学”。世纪之交,这无疑是世界各国都高度关注的话题。

大学成为社会发展中心议题之一,是近百年的事。早期的西方大学在摆脱了教会的仕女和附庸的地位后,逐渐成为学者自治和自足的学术机构,从事学术探索和知识传授的活动。 


西方的大学精神

一八五二年,英国牛津大学毕业的红衣主教纽曼(Gardinal Newman)所著《大学的理念》,表明那个时代关于大学教育的典型认识:大学乃是“一切知识和科学、事实和原理、探索和发现、实验和思索的高级保护力量;它描绘出理智的疆域,并表明……在那里对任何一边既不侵犯,也不屈服”。

像所有坚守理性主义和古典人文主义传统的教育家一样,他认为大学传授的不应该是实用知识,而是以文理科知识认识为主的博雅教育,因为大学是“训练和培养人的智慧的机构,大学讲授的知识不应该是对具体事实的获得或实际操作技能的发展,而是一种状态或理性(心灵)的训练”。

他并不且排斥科学研究。他揶揄地问道:“假如大学的宗旨是科学上的发明和哲学上的发现,那么我不明白大学要学生做什么?”由此,关于大学的理想、大学的理念──有的学者译为大学观──成为高等教育理论的一个重要基点。

正是从那时起,高等教育开始了加速发展。纽曼的大学理想受到洪堡创立的柏林大学的冲击。洪堡发展了大学的研究功能,使它真正成为研究高深的“教学自由”和学生的“学习自由”,它成为世界大学的基本准则。

德国大学的模式飘洋过海,与美国的实用主义精神相结合,由“赠地学院”发展出的“威斯康辛大学模式”,则使大学的活动扩展到校园之外,进而使大学成为社会进步和社区发展的“服务站”。

二十世纪以来,伴随着政治民主、经济增长、科技革命、人口激增、知识爆炸等过程,大学的功能和面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深刻变化,人们用多元化、巨型化、国际化的概念来描述当代大学的变化。大学不容置疑地成为社会的知识工厂和思想库、成为科技进步的“孵化器”和社会进步的“加速器”,由社会边缘的“象牙塔”成为现代社会的“轴心机构”,而且在区分善恶、建立信念、认识真理等许多方面,人们也转向大学。

在以往的时代,这些问题的答案的看管人是牧师和各王朝的国王、皇帝、朝臣、官吏和部长。但今天,所有这些人都必须让位给全体学者,因为在认识真理与谬误方面,现代世界中还没什么社团比大学学者社团犯的错误更少。


现代大学精神

在社会现代化和世俗化的过程中,大学精神的衰微成为世界性的话题。关于现代大学的功能和使命,学术自治和学术自由的边界,政府和国家力量干预的限度,大学参与社会的程度和方式等,一直是高等教育哲学的基本主题。

正如洪堡强调科学研究对于道德完善的作用:“大学的真正成绩应该在于它使学生有可能、或者说它迫使学生,在他一生当中,有一段时间完全献身于不含任何目的的科学,从而也就是献身于他个人道德和思想上的完善。

系统地赋予教育功利主义价值的杜威则指出,“个人一切能力全面发展”和“社会的效率”是教育的两个同样重要的理想,“确保文理学院在民主社会中承担适当职能的问题,也就是务必使目前为社会所需的科技获得一种人文性质的问题”


中国的大学精神

中国现代高等教育的发展,主要事项西方学习的产物。大致是清末民初学习日本,五四之后学习美国,五零年代后学习苏联的过程。以一九一七年蔡元培在北京大学的改制为起点,中国现代大学的生长尚不足百年。

在短短二三十年的时间里,出现以北大、清华、西南联大为杰出代表的一批现代大学,造就了整整一代各个学科领域的学术大家──我们至今仍然生活在他们的阴影之中,以及一批大教育家,谱写了现代教育史上壮丽的一页。

一九一二年,蔡元培作为教育总长亲自制定的《大学令》,是建立现代大学制度的早期文本。这一法令确定了大学“教授高深学术”的宗旨,作了“学”与“术”的分离,确定了大学以文理两科为主的综合性,确立大学设评议会、各科设教授会,所谓“教授治校”的制度。

中国大学精神的发育和大学制度的形成,有着与西方国家不相同的情景与路径。这一方面,由于中国的高等教育源自晚清洋务教育,是从发展军事和工业的实际功利出发的紧迫压力。

另一方面,随着意识形态的变化,自由主义的教育精神渐为国家主义、权威主义所挤压。一九二七年,蒋介石提出实施“党化教育”(后改称“三民主义教育”),在大学实行训导制度等,使得维系人文主义、学术自由、教授治校、通才教育之类的大学精神、大学制度成为一场艰苦卓绝的坚守。

正是这样的背景,梅贻琦在清华提出的通才教育的理念,强调“通识为本,专识为末”,“社会所需要者,通才为大,而专家次之。以无通才为基础之专家临民,其结果不为新民,而为忧民”,其思想的三大支柱为通才教育、教授治校和学术自由。

值得认识的是,中国现代大学的生长,并不只是北大、清华之一、二家,蔡元培、梅贻琦之一、二人,而是有一个较大的规模和显著的群体,其主体多是留学回国的知识分子。这些大师正是现代大学的人格化象征。他们的一个共同目标,是继承儒家文化中培养君子、士的人格理想,使之与现代知识分子的养成衔接。


新世纪的大学精神在何方?

当年的气氛已经成为历史。此后,中国的高等教育又经过半个世纪的改造和学习、建设和发展,经历了跃进和停滞、动乱和毁灭,以及拨乱反正、恢复重建和改革开放的曲折过程。教育的方针,从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到“文革”期间堕为“无产阶级专政工具”,其时既有“理工科大学还是要办的”的荒唐,也有“大学就是大家都来学”的荒诞,我们的成就不可不大,教训不可谓不惨痛。

作为“百年树人”的神圣事业,我们贻误的不只是时间,也不仅是一代人的教育。世纪之交,我们重新回到教育究竟是什么和为什么这样的基本问题上,却已是众说纷纭。

在全社会由计划经济体制转向市场体制转换的整体性变革中,中国的高等教育进入了新一轮的高速发展,既承受着即将到来的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的巨大压力,又面临知识经济、高科技时代的严峻挑战,我们对人才,尤其是创新型人才的呼唤,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紧迫,但是与其他大学相比,中国大学的问题与处境却十分独特。大学里运行着官、学、商三种功能、目标完全不同的机制,大楼多于大师,设备重于人才,仍是十分普遍的现实。

我们的教育之体仍于前现代的状态,经济窘境、人才流失的危机并没有过去,计划体制、官本位的弊端和政治挤压依然存在,而商业化的侵蚀和对教育的扭曲已经触目惊心。我们树立雄心勃勃的建设一流大学、培养创新人才的目标,采取了应急的政策和措施,但关于什么是“大学”、什么是“一流大学”的理念,似乎仍待廓清。

如今,出现了对“老大学”的怀旧热潮,梅贻琦的名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重被广泛流传。大师的身影,大学之道从历史的陈迹中浮现出来,回顾“我们很高的起点”,从历史和前辈大师那里吸取新的力量,思索大学之道。

社会现代化是一场整体的演进,面对新世纪,中国教育现代化不仅需要前瞻,而且需要回顾。当前我们极待补上的,恐怕是由五四知识分子启动而尚未完成的启蒙,使诸如教育民主、儿童中心、崇尚个性、学术自由、教授治学、学生自治的现代教育ABC重新成为普遍的常识,而非教育史上的奇谈怪论。

对于大学而言,从名到实都需要认真地质疑、反思、矫正和变革,过程中“软体”的更新和制度创新可能是最为重要的。否则,正如人们担心的,只怕我们花很多钱,仍然与现代化无缘,与大师无缘,与世界一流无缘。

自然,作为理论研究的对象,大学精神和大学制度是一个重大的课题,尚有待深入的研究,大学的精神、大学的理念是一个在历史和不同的社会情景中流动、变化和发展的概念,有各自不同的陈述。

这也正是编这本书的初衷,希望借着前辈的智慧、思考和探索,重新弘扬作为一个教育古国的大学之道和文明之光,照耀我们新世纪的初衷。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