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院董事议规范 《观察家》或面对审查

采访报道:黄康伟

针对董总主席叶新田拒绝签署《观察家》出版准证申请文件一事,院长莫顺宗在受访时指出,就《观察家》报导法轮功事件,叶新田已经决定带到董事会议上讨论,如何规范院内出版物的问题。

莫顺宗表示,他不认为对院内出版物制订规范,是侵犯学术自由,他认为过度的自由只会造成像台湾媒体滥用自由的状况。他觉得,世上没有绝对的自由,所谓的自由应该是设定一个框架,让其在框架内运行。

莫顺宗说,新院本身作为大专无权自行申请出版准证,所有出版物必须由母公司董教总教育中心作为申请单位,新院本身才可发行,叶新田作为发行人,对《观察家》的报导感到不快,他能体谅叶新田的感受,他也尊重叶新田作为“长辈”所作的决定。

更改发行人

莫顺宗甫上任就于三月份校务会议上制定出版方法,规定院内所有出版物的发行人为新院执行长,也就是新院院长莫顺宗本身。因此,《观察家》在三月学期的第五期,已把发行人名字从叶新田改为莫顺宗,然而,出版及印刷准证仍未正式换名。

据了解,叶新田主动提出不愿继续担任发行人的角色,莫顺宗向KNN记者表示,作为新院执行长,他认为自己有责任承担过目院内出版物的工作。

从此情势与院长莫顺宗表明的立场看来,《观察家》未来很可能会面对来自董事部或院长室的审查,会怎么审查?审查到什么地步?一切有待董事会议的决议。KNN记者会进一步跟进此事。

叶筱敏赞成设定规范

记者针对此事询问《观察家》目前的指导老师叶筱敏,她说,虽然《观察家》在前指导老师苏德洲带领时常受到院方的压力。但是,目前她还未感受到院方给予的任何压力。

针对董事部可能会设立出版规范,她说,她不认为董事部的规范干涉《观察家》的新闻自由,她赞成院方制定规范予《观察家》,这样可以避免《观察家》犯错,甚至触犯法律。

她说,目前《观察家》的编辑方针依旧不变,依然秉持“取之社会,回馈社会”的原则办报,希望可以继续关怀及凝聚社区。对于校内课题,她秉持开放态度,希望新闻是各方客观与交流的平台,她认为新闻不该挑起双方的冲突,应该有责任地客观平衡报导新闻。

报业主流思潮看重新闻自由,认为国家不应该过度干涉新闻自由,而新纪元学院媒体研究系会更在每一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日举办系列活动,旨在向社会大众推广新闻自由之重要。若《观察家》面对更严格的内部审查,看来扮演内政部角色的会是新院院方,那在新院或《观察家》的发展历程中,将是一大倒退。

Advertisements

8 thoughts on “新院董事议规范 《观察家》或面对审查

  1. 我不认为面对审查有问题,反而没有任何审查才是大有问题。毕竟作为大专的媒体,《观察家》是一个实习的机会,当中会有许多错误的可能。从法律责任而言,若有任何触犯法律问题,最终负责人不是该媒体,也不是报社而是发行人,所以发行人因着法律责任所以有权利进行审查,这是不容置疑的。

    自由的定义若是要做什么就做什么,那是属于任性的定义,或说就是自由放任。康德提出自律意义下的自由,法国大革命也提出定义乃是有权做一切无害于他人的任何事情。所以,在规范下的自由是属于合乎社会规律的。

    另外,“若《观察家》面对更严格的内部审查,看来扮演内政部角色的会是新院院方,那在新院或《观察家》的发展历程中,将是一大倒退。”意思是内政部审查等于让发展历程一大倒退,这是有意误导读者对我国内政部的看法,尽管这里并没有提出证据证明内政部审查等于让发展历程一大倒退,这样误导性的文章,证明了《观察家》是应该被审查,以免陷入不必要的法律纠纷。

  2. 康德的自律机制,基础并非在拥有特殊立场的单位,譬如院方这种既得利益单位,在检视和审查的机制里,是以“自律”为主要概念的。内政部审查等于发展历史的倒退,并非误导,无名氏若是有闲,自可查看茅草法令前后的报纸,洋洋洒洒成千上万,都是新闻自由及素养倒退的铁证。

  3. 院方不是政治团体而是教育团体,请问你如何理解院方是利益单位??若教育团体不是康德所说的自律机制,那么康德的理念要用在哪里?那么教育团体要如何在不倡导自律下来倡导纪律?

    内政部审查等于发展历史的倒退,并非误导,无名氏若是有闲,自可查看茅草法令前后的报纸,洋洋洒洒成千上万,都是新闻自由及素养倒退的铁证。–〉新闻应该是中立的,不应该偏向哪方(包括学生那一方),除非这是社论。当然,在新闻最后一段理应在句子中有主语,否则很容易被误会为新闻的总结。

    另外,最近的KNN新闻,像社论多过像新闻,立场完全站在某一方作为出发点来报道,难怪需要被审查。新闻网不应该为学生发言,而是应该报道事情,即使社论,也不宜太多,社会上的报纸也是新闻多过社论的,因为报纸应该注重新闻,若被某人利用来宣传某个政治意识就不好。为学生发言的,应该请学生会自己发行刊物,以免污染了KNN新闻网,连带《观察家》也受影响。

    近期的vote Malaysia活动,反应超级的差。一个锁定Ulu Langat的民意调查活动,一个锁定新纪元的活动,一个注重人权与发言权的活动在新纪元,且拥有庞大媒体系的学府,居然反应很差,这个大新闻,怎么没有人愿意报道,却大量报道某人的政治理念??

    • 本媒体只想明确回答您一个问题,
      我们是学生媒体,学生组织
      我们是站在学生立场发声
      并非单单报道事实而未加以立论分析。

      媒体除了身为守门人,也扮演了解释人的角色
      很显然这位朋友不清楚我们的立场
      新闻并非一定要客观中立,平衡报道
      否则陷入了颜文浩主任在思想上的误区
      只会彰显自己的“逻辑有问题”
      更让人怀疑他是否真的有念过世新大学传播管理系

      至于为何近日多上评论
      此乃读者来函
      本着新闻自由
      我们从不打压任何稿件
      包括您的评论我们也未曾删减或审查
      试问学生自己都可以做一个尊重新闻自由的媒体
      为何院方做不到呢?

  4. 陷入了颜文浩主任在思想上的误区–请你解释这句话的意思,特别是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而你知道。

    另外,我不认为一篇新闻可以让记者发表自己的言论,特别是政治立场。若是要发言自己的立场,星洲日报也会设一个栏位,即社论让自己表达,一个报章,新闻肯定是多过社论的。我所讨论的是学术上对自由的理解,并不站在院方或学生的立场,而是从学术与法律的理解来看待这件事情。为了达到自己的利益而报道不是记者的立场,而是学生会的立场。若记者想要搞政治,你的回应让我更加觉得《观察家》已经被记者利用来支持某政治利益而失去原有的实习本意。况且,我个人认为从法律责任而言,发行人的确应该为自己的发行刊物负责,而负责从来都包括管理这个项目。我不认为要求某人当发行人却不让他来管理自己的刊物是合理的,你也如此认为吗?又或者说,让学生当发行人,若需负上法律责任(例如坐监牢),请该学生自行负责,与校方无关,因为院方的权利范围不涵盖《观察家》,即使报道错误人家带人杀入新纪元,也是《观察家》的学生去挡驾,这不是很好吗?为何媒体系学生不如此做呢?媒体系学生是否有完全的主权?《观察家》的发行人转一个名字而已,应该不难办才是。

    也请幽明石回答:院方不是政治团体而是教育团体,请问你如何理解院方是利益单位??若教育团体不是康德所说的自律机制,那么康德的理念要用在哪里?那么教育团体要如何在不倡导自律下来倡导纪律?

    • 无名氏朋友,对不起,
      您的问题等同于要本新闻网回答您
      “A君不努力工作和B君犯下抢劫案”的关联
      所以,抱歉,您离题了^^

      公共新闻学中
      记者除了作为守门人
      更起着解释人的角色
      我们的记者作为学生
      与读者一起共同讨论及解释
      不就是民主的最好表现吗?

      院方作为母语教育的先锋队
      应该与同学并肩作战
      共同捍卫新闻自由
      冲撞国家体制,就是共同担当的决定

      无名氏朋友,别担心
      新院院长深明大义
      想必会与学生并肩作战
      开创一个更民主的马来西亚
      更民主的新院

  5. 其实我只是就发行人的法律责任来谈,并没有离题。叶新田先生不当发行人,显然是他没有意要管理《观察家》,这也显明之前他需要对之前的报道有责任,对之后的责任需要厘清。

    我也相信新院院长深明大义,能一起与媒体发展共进退。媒体系学生素质个别有差,实需一定的教导与管理,让《观察家》的报道更具成熟。当然,我的期待是《观察家》不仅是一个发表言论的地方,更是达到真正关心加影区的功能,不能被某课题抹杀了其他制的需要关注的课题。观察家针对法轮功一事,是为了报道宗教善行吗?为何回教基督教佛教的善行没有被报道呢?在其他报章为了顾及宗教敏感,宗教讨论也有版位配额,这应该是《观察家》要多多学习的地方。在讨论言论自由之际,为何不报道新纪元学生不支持在新纪元内宣传的vote Malaysia?媒体不但要跟进大家所关心的课题,更要比别人更加关注应该关注的事情。

    显然观察家并没有真正的顾及社会敏感,这风波对学生而言是一个很好的教训。作为实习报章,错误连连肯定是会出现的,也没有人会责怪学生的错误,但学生需要懂得吸取教训,遵循教诲。所以我不认为言论自由等于可以排除院方的管理,除非全体《观察家》学生超过法定年龄且父母同意自己负上任何我国的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